第441章 百万人潮的顶礼膜拜
作者:瑶有上进心      更新:2022-01-13 13:29      字数:5616
  630shu ,最快更新横推从养生拳大成开始最新章节!
  第442章 百万人潮的顶礼膜拜
  “一个小辈,竟如此狂妄!”
  无上佛国,当半空中的全息投影彻底熄灭,暴怒至极的檀香佛猛然抬手,轰出一道金色的光柱贯穿虚空,然而除了引发云层的动荡以外,他的含怒出手没有半点用处。
  “师尊,这东西摆明了是千机棺搞的鬼,他们已经跟天元宗联手,请允许弟子将千机棺的产业彻底从无上佛国抹去。”
  然而还不等檀香佛动身,佛祖猛然一挥手制止了他的行为,冷喝道:
  “千机棺是不可能跟他联手的,与其说是联手,倒不如说是那个人乐意见到这幅场面,这才全程配合。”
  身为合道劫仙,而且是未曾隐世的无上存在,他知道许多有关这个世界的真相,其中就包括千机棺主的真实身份。
  他可不想为了这一点事,得罪一尊真正的邪神。
  佛祖面沉如水,以一种极度冷静的态度冷笑道:
  “跟千机棺的事相比,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准备。”
  自然明白师尊指的是什么,檀香佛仿佛遭受到了莫大的耻辱,一口牙齿都仿佛要咬碎了。
  佛门佛祖,如今的无上佛国唯一真佛,乃是他的师尊,他一直以佛祖坐下大弟子的名号感到骄傲,在他看来,师尊就是这个世界唯一的救赎者,唯有佛门,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正统。
  如今却有一个连他们岁数零头都没有的小辈,隔空喊话,当众挑衅,这若是放在佛门鼎盛时期,光是沈郁那一副大不敬的语气,就足以让佛门三千佛陀为之震怒,齐齐出动,度化此人。
  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只能干瞪眼,甚至要将其假想成人生大敌,全力应对。
  更不用说就在刚才,火炎城这场一边倒的屠戮,还有沈郁不可一世的威胁,都像是一记又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那种耻辱就好像毒蛇一般啃噬着他的内心,让他根本无法忍受!
  “根据这场法术留影来看,沈郁比我想象的还要凶恶,缥缈阁阁主百花仙子,万法仙门那个剑意惊人的小子,他们似乎也完全听从对方的命令。”
  这个时候,通天血河老祖缓缓道:
  “他知道我们全部聚集在无上佛国还如此有恃无恐,这样看来,炎帝等十四位当世顶尖强者全部死在他一人的手里不无可能,若再加上万法仙门,逍遥宫的登天仙路,沈郁确实有很大可能拥有着合道劫仙级别的实力。”
  虽然沈郁在投影中并没有展现过多么惊人的力量,但是对方明知道佛祖,血河老祖,龙家老祖这三位合道劫仙的存在,又知道他们几人就在无上佛国。
  这种情况下依旧准备亲自到来,这代表了什么?
  这代表了,对方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自信哪怕他们这边有超过三位劫仙,以及所有分神圣者联合起来都远远不是对手!
  不管对方是否真有这样的实力,都让他对沈郁实力、威胁性的判断直线上升,达到了空前的地步。
  “不错。”
  龙家老祖龙逍遥冷哼一声,眼神阴睛不定道:
  “他的出现,是我们四方必须要经历的一场劫难,我们必须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全力以赴,否则这个邪恶的存在将彻彻底底的奴役世界,这个世界将再也没有希望可言。”
  无论是他,还是佛祖,血河老祖这些人,都可以说是各自势力之中的缔造者,最强者,领袖,从来都是高高在上,让万人敬仰的不朽存在,现在他们竟然要为了一个人而如临大敌的联合起来抗击对方,这是何其的讽刺。
  但是他不得不说。
  散修湿婆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以这个小辈的凶残和霸道,除非不知道她拥有登天仙路,否则他们之间必然有一战。
  而千机棺如今的态度暧昧,谁知道那个见钱眼开,只要有价值什么都可以交易的疯子,会不会将她的情报出售,这种情况,不得不防。
  眼下四大劫仙联手,除非沈郁有着大乘真仙境界,否则难逃一死,再加上第二条力量体系的诱惑。
  一想到这,湿婆苍老的面容也显得无比肃然,庄重:“现在看来,我们不得不做一回救世主了。”
  “好了,这个天道留下的后手,已经成长为一个出乎我们意料的存在,为了避免这个世界坠入黑暗的命运,我们四方必须要竭尽全力。”
  大慈大悲佛祖深邃如渊的眼眸之中神光流转,他神情冰冷而紧迫,目光扫视过另外三大劫仙:
  “三位,时间有限,在沈郁到来之前,我想我们四人必须要好好的交流计划一下了。”
  就当佛祖、通天血河老祖、龙逍遥、湿婆等大陆四大至强者因为沈郁凶威赫赫的宣告而开始无比谨慎的密议、准备时,一场真正震撼大陆的骚乱震动,正在所有接收到直播画面的城镇中爆发。
  “暴君,恶魔!”
  “他到底是谁!”
  “他不是仙门之主吗?为什么会攻击自己的同类,削弱我们人类的实力,不可饶恕!”
  “邪魔,他是恶魔派来毁灭世界的原罪,要杀光他们!灭绝他们!”
  首先就是被威胁的四大仙门,尤其是逍遥宫地界,无上佛国地界中,不计其数、一无所知的观众因为看到直播中同胞遭受屠戮,先是由震惊、悚然,转化为了彻头彻尾的狂怒、激愤,千千万万人在街头巷尾青筋暴露的呐喊咆哮,汇聚成了浩大的声浪,席卷了全城。
  逍遥宫境内的怒火,在常理之中。
  毕竟逍遥宫乃是镇压荆州的无上霸主,可以说,整个荆州都是逍遥宫的地界,他们世代在荆州生活,这里的一切安定都是逍遥宫在维持,他们世世代代以加入逍遥宫为荣,以荆州人的身份为荣。
  如今却有一个恶毒的存在,肆意屠杀着这里的一切,这如何不引起千千万万百姓的反抗?
  另一个无上佛国,全民修佛,全民向佛,全民是佛,他们的信仰是大陆之最,整个雍州地界亿万佛民一条心,如今却有人挑衅他们的信仰,这些佛众内心的愤怒可想而知。
  而类似的议论同样在青州地界发生,震撼、惶惑、难以置信、甚至扬眉吐气,各种情绪引发海啸般震动,席卷千千万万的青州百姓。
  姑苏城发生的事情绝大部分普通人都是一无所知,别说是现在发生的大事,就是当初的蓬莱一役,沈郁成为天元宗新晋宗主的事,说是名扬全大陆,但实际上,听说过他名号的仅仅是那些大型仙家势力。
  诸如一些小城市,小型势力,门派,普通民众,距离越远,听说的人也就越少。
  他们何曾想过身为青州霸主的天元宗竟然换了一个他们从未听说过的新晋宗主,并且作风还如此的暴烈,超乎想象?
  而不仅仅是荆州雍州和青州地界,在这一刻,大陆上大部分的普通人,也彻底因为直播中沈郁残酷的手段,暴君般的压迫宣言而感觉到十足的悚然、惊恐,和愤怒。
  整个世界,也由此彻底沸腾了起来!
  ……
  自然不知道整个大陆都因为火炎城所发生的事产生了巨大的恐慌,此时此刻的火炎城区内,火光、惨叫、喊杀声冲天,仅仅不到十分钟,这一场一边倒的屠戮已经迅速进入了尾声。
  在足足数十名天尊长老、上百名金丹弟子加入了战局以后,火炎城中所有还未投降的逍遥宫弟子毫无反抗的余地,在绝望当中一个个哀嚎着倒下。
  火炎城城区之中,残肢、断臂、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浓烈令人作呕的刺鼻血腥味道冲天而起,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竟然是已经见不到一个手持武器的修士。
  一部分还持有恶意的修士也在这一场尸横遍野的血色之城中被吓破了胆,跌坐在地。
  哪怕是明保自身的逍遥宫弟子,在见到自己门下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长老被一一绞杀之后,也是脸色苍白,瑟瑟发抖。
  部分天元宗弟子也是杀到疯狂,心神疲倦。
  还有部分弟子弃剑跪地,不忍再次杀戮,嘴里呢喃着什么。
  而此时此刻的虚空中,负手而立的沈郁同样将脚下的一幕尽收眼底,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宗主,已经够了。”
  沈郁身后,同样将这一幕幕尽收眼底、深受触动的银月师尊走上前来,声音显得无比低沉:
  “逍遥宫高层对你有杀意,罪无可恕,但那些弟子大部分都是无辜的,逍遥宫培养他们的目的,除了巩固统治,还有诛邪,斩尽天下妖魔,在这方面,他们是合格的。”
  当初因为雷无敌师兄的堕落,导致蓬莱隔海大封全面瓦解,九大仙门弟子力战邪魔,未有一人贪生怕死,脱离战场,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逍遥宫。
  或许他们真的罪不可赦,但作为曾经一并战斗过的同伴,银月还是觉得应该说些什么。
  而且她也不想自己的弟子因为屠灭逍遥宫一事,而遭到全世界的唾弃。
  “既然老师这么说了,那便给他们一次机会,从今天开始,逍遥宫将抽取三成力量镇守蓬莱,沦为天元宗下属宗门,除此之外,剩下的他们自行决定,我若不在,老师你便暂代宗主之职。”
  就好像在对待一群蚂蚁般生杀予夺,沈郁一句话,就彻底定下了逍遥宫日后的发展,轻描淡写道:
  “老师,时间有限,留下部分的人手在这里收拾残局,并让他们留意逍遥宫太上长老的子嗣,问清楚震荡之力的获取途径,然后召集其余的精英弟子集合,二十分钟后,准备出发前往无上佛国。”
  从逍遥宫火炎城赶到雍州,光路程就有近七万多公里,若是靠罡元飞行,哪怕是天尊级的长老,也不可能在短短几个小时内飞到,除了他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赶不上他的脚步。
  但他为何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火炎城范围而不惊动逍遥宫?
  以他们这上百来人的阵容,无论出现在哪里,都会引发喧哗,身为荆州霸主的逍遥宫也不可能掌握不了他们的行踪。
  然而,直到他们靠近火炎城,逍遥宫才堪堪反应过来。
  这一切,自然也是千机棺的功劳。
  除开全球监控,全球直播,千机棺名声在外的特点有三个。
  其一,无物不卖。
  其二,遍布天下的情报网。
  其三,可主导战争的大型传送阵能力。
  这个大型传送阵法,没有所谓的人数限制,最离谱,也是最广为人知的一次,是将朝廷十几万的兵马一次性运送到北地边荒。
  而这,距千机棺内部人员的透露,还不是极限人数。
  而且相比于普通的传送阵法,千机棺的传送是一次性的,不需要任何中转。
  他们之所以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火炎城附近,自然也是千机棺开路的结果。
  前往无上佛国,同样也是这种办法。
  沈郁的话轻描淡写,但却充满一种步步紧逼、毫不容情的压迫感,银月沉吟了一下,点点头道:
  “好,现在真佛寺一方以及血煞楼,龙家恐怕已经如临大敌,正在紧急思索对策,的确不能留给他们太多的准备时间。”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覆水难收,知道自己无法改变沈郁的决定,银月没有多说,立刻代为传达了沈郁的命令。
  这一次天元宗按照沈郁的要求调集了全副精锐,他们都有着各自的作用。
  随着命令的传达,很快,城区之中,一小半的天尊和三分之一的金丹弟子得到命令,留在火炎城收拾残局;而另外大部分的精英作战人员则是神情凛然,面带敬畏的看着沈郁,迅速集合。
  毕竟,从这大半年逍遥宫,天元宗接触以来,他们大多时候都是处于劣势的一方,而现在却反而成为了强势进攻的一方,这种地位的转变可以说让上上下下的弟子长老都扬眉吐气,心生期待。
  尤其是在沈郁一人向真佛寺、血煞楼、问天宗这三方仙门宣战的霸道之下,他们甚至不由自主的心生折服,或者说是本能的,对于强者的敬畏。
  很快。
  十来分钟后。
  第五当家已经准备好了前往无上佛国的传送阵,百余名弟子长老加上谢道明,百花仙子,师尊和老姐的队伍也已经准备完毕,齐齐飞掠到沈郁面前复命。
  沈郁站立虚空,看着这血色之城,面无表情。
  他来逍遥宫的目的,除了让其投降之外,最主要的就是登天仙路。
  而这个,他早已经拿到。
  所以,逍遥宫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价值了。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沈郁脚下一片狼藉的城区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片大片的人潮沉默着,拥挤着,从四面八方的街道上涌来。
  那是成千上万表情惶恐,面色苍白,颤颤巍巍的从房屋中走出来的火炎城居民,以及上万名投降的逍遥宫弟子。
  黑压压的人潮涌来,脚步声,嗡鸣声,带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压抑感觉,也顿时引起了沈郁的注意。
  呼!
  紧接着,不知道由谁开始,街头巷尾,城区各处,一个个脸色扭曲,却透露着几分无可奈何的民众突然面朝着半空中沈郁的所在单膝跪地,深深的低下头去,仿佛是在顶礼膜拜。
  就仿佛多米诺骨牌的倒塌,人潮好像海啸般起伏,数百万的火炎城幸存者们以及逍遥宫弟子长老就在尸横遍野、火光冲天中,成片的向着沈郁所在单膝跪地,这震撼的一幕,顿时让天元宗所有人沉默了。
  沈郁也是眉头微蹙。
  显然,他不认为自己有获得火炎城民众尊敬的行为,在他们眼里,自己恐怕跟暴君,恶鬼,邪魔并列,让他们下跪膜拜,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宗主,逍遥宫已经成为过去,你终究是这片荆州的无上霸主,他们的下跪,一部分是曾经对你出手的赔罪,一部分是为了打消你日后欺压荆州,奴役荆州的暴行。”
  银月的声音充满了莫名的高傲,仿佛是在告诉沈郁,这上百万人的顶礼膜拜,是他们对你的赔罪。
  你将是这片荆州的主人。
  “当然,你方才让我传达的话,我也稍稍做了修改,他们知道,自己之所以可以幸免于难,是因为你的开口,这应该也是在感谢你的赦免。”
  望着下方跪下的百万人潮,听着师尊有些俏皮的话语,沈郁面容平静,眼眸之中似有火焰在燃烧。
  “手持屠刀的恶魔,就因为松开了一下刀柄,就被认为是无上的恩赐,有趣。”
  沈郁缓缓收回目光,大手一挥,宏大犹如雷鸣般的声音震荡天穹:
  “出发!”
  随着沈郁一声令下,顷刻间,耀眼的阵法光芒熠熠生辉,将所有人笼罩在内,消失在火炎城。
  目标:雍州,无上佛国!
  ……
  与此同时。
  无上佛国,一间隐秘的静室当中。
  外面,千千万万的佛民因为沈郁直播投影所带来恐慌、愤怒、骚乱愈演愈烈,任凭万千守卫出动也完全无法平息这样的恐慌和混乱。
  而此时此刻的静室之中,佛祖,血河老祖,湿婆,龙逍遥,这四个当世无上存在,却在进行着一场紧张的计划。
  (本章完)